双赢彩票_双赢彩票网_双赢彩票网手机版

不然便会被那股病痛折磨得死亡这也是为什么金

我们不知道你是捕神,经常听来往的客商提及您的大名,倒也知道了一些有关您的一些传奇事迹。适才得知了您就是捕神,特意来给您赔罪……”银香玉此刻倒是多了几分
 
淑婉气质,没有了进门时候的豪放感。或许是在爱慕的人面前便将自己的本性习惯性的掩藏起来了。
 
    捕神将银香玉搀扶起来,她这一跪拜倒是令得捕神有些不大习惯了。“银香玉,为什么你们要在这里开黑店,做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呢?”
 
    说到这,这银香玉的脸上也是挂起了些许的哀愁之意。“此事说来也就话长了。我银香玉原本是官宦之家……”
 
    “哦?银香玉姑娘出身于官宦之家?那为何又……”
 
    “唉,怎奈何靖王阴谋造反,私自倒卖兵械,贪污舞弊。我的父亲因为倒戈,背叛了靖王而惨遭靖王的满门抄斩。我算是命大,侥幸逃脱至此。承蒙金香玉姐姐收留,我才能
 
够活到现在……”
 
    听了银香玉的这番话,捕神也是暗暗感慨,没想到她的身世竟然如此的凄惨。
 
    “大人,小女子有一事相求!”银香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
 
    捕神上前搀扶,“银香玉快起来,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我捕神定当尽力而为!”
 
    银香玉便把她的诉求告诉了捕神,她希望捕神能够为她的父亲洗刷冤屈,还一个清白名声。
 
    捕神答应了她,“银香玉,那金香玉并不是你的亲姐姐吗?”
 
    银香玉接连摇头,说起她的姐姐金香玉,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金香玉原本是一个良家女子,天降大旱百姓无米可食用。金香玉便把家中存粮拿出来开了粥铺施舍难民。怎
 
奈何两个乞丐身受恩惠便起了色心。
 
    待到金香玉与父亲收摊之时,那两个乞丐便打晕了金香玉的父亲,并且将金香玉拖进了破庙之中。在救苦救难的佛像面前,上演了悲剧的一幕。两个乞丐强奸了金香玉,玷污
 
了她的洁白身子。可怜金香玉大好年华青春,就这样被糟蹋了……
 
    这还不算,金香玉的父亲被打晕之后,便突发了旧疾脑淤血死亡了。而金香玉自打被糟蹋了之后,便患上了性瘾的不治之症。每当金香玉瘾症发作的时候,都需要找男子发泄
 
欲火,不然便会被那股病痛折磨得死亡。这也是为什么金香玉会那么的淫荡不堪了,其实并不怪她,要怪也只能怪那两个奸污她的乞丐。
 
    捕神越听越感到惋惜,没想到金香玉的身世遭遇竟然比说书里的水浒传中的母夜叉孙二娘还要悲惨。同是被人糟蹋,孙二娘还混了个归宿,而金香玉却只能一辈子活在瘾症的
 
煎熬之中。
 
 第四十九章 神秘的来客
 
    经过了一番翻云覆雨的爽快感,金香玉终于得到了满足。听着扶梯上传来走动的声响,便看到金香玉已经穿好了衣服下楼了。
 
    “民女不知道公子便是捕神,还望捕神恕罪!”金香玉温婉行礼道。
 
    捕神自从听了金香玉的悲惨遭遇之后,已经心生怜悯之心。“金香玉姑娘快请起,你们姐妹的遭遇经历我也都知道了,不过你们也不能再在这里做打家劫舍的买卖了。毕竟朝
 
廷还是有王法的,还是另寻一条生路才是上策。”
 
    “罢了罢了,大人说得在理,我们日后定当谋个正经的差事做。今日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让我们一起痛快地喝两杯吧!”金香玉一挥手,命令店小二端来了两坛上好的女
 
儿红和几盘炒菜。
 
    捕神与金香玉、银香玉两个人连干了三碗酒,个个脸不红,都是好酒量。
 
    “大人,不知道您这一路是要去哪里呢?”银香玉关切的问道。
 
    捕神顺口回应,说自己要去岳阳县。不料银香玉听到后却说自己也想回老家尹中县看看,想要捕神答应她与他同行。。这尹中县与岳阳县相差不远,也算是顺路。
 
    捕神有些不大明白,银香玉这趟与捕神同行,回尹中县是故地重游呢,还是另有打算呢。
 
    至于金香玉,她扬言要重开客栈,再也不做杀人越货的买卖了。
 
    “不知两位的武功都是师从何人呢?”捕神还是将重点直奔主题。金香玉与银香玉的武功都不弱,特别是金香玉的九阴白骨爪堪称绝迹武功。能够教的出来这两人,其师父定
 
然是一位名师。
 
    不过事情好似并不是捕神所想的那般。“我们两姐妹孤苦无依,哪有师父所怜。我金香玉是峨眉山人,我曾经一度想要寻死,落入山崖之底的水潭没有死成。却是在一旁的山
 
洞之中发现了两本武功秘籍。一本是九阴白骨爪,另一本便是殷氏双刀法。”
 
    捕神听得正起,这种从说书人的嘴里听来的那种从山洞偶得武功秘籍,或者偶遇修为几十年功力的老前辈传授内力绝学的事情,没想到却让金香玉给碰上了。不过捕神还就这
 
么地相信了。
 
    “我研习了那一套九阴白骨爪,虽然也只是学得了个皮毛,不过也算是能够自保了。妹妹银香玉便研习了那一套殷氏双刀法,舞出得出神入化般。”金香玉倾倒着酒,又敬了
 
捕神一杯。
 
    只学了个皮毛?捕神听后倍感震惊,先前与金香玉一番交手,自己都差点死在了她的手下。捕神不禁想起来了在京都听得一个说书人说过倚天屠龙记的故事,里面的周芷若一
 
个九阴白骨爪那可是毁天灭地,劲风阴煞,爪中取人性命于无形。
 
    “风大人,民女敬你一杯,这一路与你同行,还需要你多多照顾了!”银香玉端起酒杯敬了捕神。捕神与她喝了一杯。
 
    一夜醉酒沉睡,隔壁房间金香玉却是闹个不停,也不知道是不是瘾症又犯了。银香玉在屋子里收拾着行李,对于明日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旦日清晨,黝黑的大公鸡翘着肥臀发出了一阵啼鸣。
 
    捕神与银香玉便上路了,目送着捕神的离去,金香玉的眼眸里颇有着些许的不舍。她舍不得捕神这根硕大的黄瓜,可惜的是她自己竟然没有尝上一尝,就如同暴殄天物一般。
 
    正午时分,风沙滚滚宛若狼烟,呛得人直喘不开气。几个穿着黑斗篷的人骑着骆驼朝着云祥客栈走去。
 
    店小二急忙打开了店门迎了上去。“金香玉在里面吗?”一人问道,声音略显得有些苍迈。
 
    “回大人,老板娘在里面呢。”店小二牵住了骆驼,带着那几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进了客栈。
 
    四个黑斗篷的人围坐在一楼的大厅内,手烤着炉火取暖。先前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却是独自上了楼。
 
    “南章大人!”金香玉行了一礼,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被唤作南章的黑衣人摆了摆手,而后坐立下来。“金香玉,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是……”金香玉显得很是恭敬,看来面前的这个黑衣人身份很特殊。
 
    南章手捧着一杯茶,对于金香玉的吞吞吐吐的有些不满意。“只是什么?”
 
    “大人,那捕神先前来过这里……”
 
    “什么?捕神来过这里?他现在在哪里?”南章似乎对捕神这个名字有些慌乱。
 
    金香玉也不知道为什么南章听到捕神来过这里会显得这么的紧张。原本她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捕神在朝廷之中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捕神路过这里,自然是有必要告知
 
南章的。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